南昌激光矫正近视,南昌激光矫正近视 价格,南昌激光矫正视力手术

来源:山西晚报 作者:要维维 2018-01-18 03:53:14

南昌激光矫正近视,

原标题:乡村电影

毫无来由地就想起小时候看电影的事。电影对乡村的孩子来说,充满了神奇与诱惑。

乡间放电影都在野外。一说村里放电影,整个村庄都沸腾了。那时的乡村生活实在单调至极,能有一场电影看,那绝对是一场视觉盛宴。

对于我们这些小孩子来说,更是如此。太阳还有几杆子高,我们就早早拿了板凳,或搬了砖头,到放映点给家长占位置。我们小孩子几乎是不需要座位的,多是站着看完整场。一般情况下,电影放映员会早早来到村子里,他们的晚饭是要在村子里吃的。那时,他们可是吃遍天下的“贵宾”,稍有慢待,他们就会找各种理由让村里放不成电影。因此,村干部会请村里最好的厨师炒几个菜,然后打二两散酒款待贵客。

约摸傍晚五点多,村子里的年轻后生会搬了梯子,开始在小三家的后墙挂银幕,当那块镶着黑边的银幕挂好后,就意味着这场乡村盛宴即将开场。

时间顺着屋檐滑落。我们在这滑落声中打闹,直到银幕上面出现雪花点,所有的野性立刻消失得一干二净。

有时电影正放着,突然一片漆黑,停电了。大人们都会唤自家孩子,怕黑暗里被人踩伤或走丢。

那时,停电是常事。村子里早已备好了发电机,于是,电影又会在发电机的嗡嗡声中继续。

电影其实就那几部,但我们却永远看不够。在自己的村子里看过,听说邻村又要再放,照样会去。更多的时候,我们并不介意看什么电影,只要看到就行,每次都看得津津有味。

电影散场后,村道上人一群一群,追打嬉闹,像赶集市。年轻人说是看电影,实则是谈对象,还有的甚至成群结伙打群架。电影还没开场,怀春的少男少女就悄悄退出去,走进了黑暗中的田野。黑夜像放映机这个神奇的盒子一样,隐藏了这些年轻人的秘密。

到外村看电影,有时也会孤身一人。一个人在黑夜里行走是一件恐惧的事情,但每个人的生命里,都会有孤独的黑夜,为了看电影,我必须面对。

有一年冬天,听同学说,离我们村几里地的一个村放电影,一放学,我急匆匆约了两个伙伴,就冒着严寒出发了。

因为不知道路,边走边问,好不容易摸到了地方,棉袄已被汗湿透,风一扑,冻得直打哆嗦。

现在已经不记得当时我们是如何回去的。回到家,天已麻麻亮了。

面对父亲的训斥,我不敢吱声,但心里深藏着电影带给我的温暖,父亲无法看见。

现在想来,那哪里能算是看电影?看电影往往已经不重要了,更多的就是看的过程中遇上的那些事,甚至包括打架。或许那种看电影才叫有味道。

我又想起一次在雨中看电影的经历。那时,几乎没有天气预报,即使有放映时间也得排,由不得你去选择。有时正看得入神,忽然就下起了雨来,村民们淋得落汤鸡似的也不肯离开,直到光柱中的雨脚变得密密麻麻,大家才悻悻然地撤了。

这种时候,走在最后的一定是我们,我们都围住放电影的桌子,看着放映员们将片子倒好,装进箱子里。

每当这个时候,我都会像跌进一片黑色的梦里,内心忽左忽右、忽上忽下,心像一粒浮尘,无端地觉得很孤独。

尽管如此,那一部部或黑白或彩色的电影,就这样走进了乡村孩子的心灵世界。

后来,县城建起了电影院。从露天到室内,是一种巨大进步。但在电影院看电影是要买票的。影院周围的墙很高,高处还有玻璃碴子,目的就是防止别人翻墙偷看。这些对我们几乎不是问题,总会想尽办法进到影院里。

如今,村庄像一个个走向衰老的老人一样。那些曾经激情而诗意的生活场景,逐渐被尘埃和荒草覆盖。时间之风吹过,看电影的细节却更加清晰,那些细碎的故事飘散在风里,便成了时光长河里无关紧要的颗粒。

任慧文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(责编:田洲)